一入^腐门^深似海

再见了。。。

百日k莫 联文彩排

百日K莫官博:

又一次联文彩排
说什么彩排还不是为了自己爽(●—●)
依旧放飞自我
仿佛摸到车门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野爹小祖宗c
抬头看了看前方的钟,郝眉吐出一口气:“呼——总算忙完了。”伸手解开了白大褂的扣子,收拾了下,对着刚来接班的于半珊丢了一个慢慢忙的表情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径直走到医院门口的公交车站,郝眉才得以放松,伸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踏上了熟悉的公交车。
郝眉作为一名专业的外科医,常常因为急症室时不时送来的病人而忙的焦头烂额,甚至来不及吃上一口热饭菜,久而久之便落下了胃病,自己的身体自己还是很清楚的,就是个嗜睡的毛病怎么也改变不了,作为医生的自己也很无奈。
ko驾驶着公交车行驶到致一医院的公交站时,习惯性的看了看,发现那个熟悉的人踏上台阶,嘴角不自觉的弯了弯:“来了。”
“请上车的乘客往车厢中部靠拢,要下车的乘客请提前按铃做好下车的准备。”
郝眉看了眼最后两排还有座位,长腿几步走到空位坐了下来,手撑着脸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。
@少女病阿姨
梦里出现鸡腿,鱼香茄子和蛋黄焗鸡翅,郝眉正准备慢慢享用,结果桌子上的鸡腿突然跳起来拍在了他的脸上。
郝眉惊醒过来,惊魂未定之际眼前是一张英俊的脸。飞扬的浓眉还有认真地盯着自己的那双星辰一般深邃的眼睛……
“感觉还是在做梦啊……”他嘟囔了一句,又闭上眼睛准备继续拥抱美食。
“已经到最后一站了。”KO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,手指轻点住那个迷糊鬼的眉间。
郝眉听了这句话才彻底醒了,忙不迭站起来,差点撞到了男子高挺的鼻梁——还好对方躲避及时。
“不好意思啊。”他笑着低了低头,表示歉意后赶忙下了车,自然也没有看见身后男子凝望着自己的眼神。
@Amethystヾ
郝眉急急急忙忙的下了车,他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,想着还是找个地方祭拜一下五脏庙老爷。想着想着就来到了学校门口的大排挡,他找了个位子坐下后就把自己爱吃的点了个遍。忙碌了一天当然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,郝眉美美的想着。很快厨师就端上来一道一道的美味。这大排档真是卧虎藏龙,连厨师都是这等的好相貌,郝眉眨了眨眼睛,迟疑的对那人说道:“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ko眯了下眼睛,心下暗喜面上却是丝毫不显:“没有。”说完便转身回厨房去了,郝眉偷偷的在人家背后做了个鬼脸,吐了吐舌头,小声嘀咕:“长得帅了不起啊。”边愤愤的摸了摸脸,小爷怎么就没有长那么一副剑眉星目呢?正发愣间,ko转身回来手里还拎了几瓶酒,随手放在郝眉面前的桌子上,瓶子跟桌子间发出清脆的碰撞声:“你,菜点的多,送的。”
@委尘
点菜,送酒?
郝眉看得一头雾水。他其实没有什么喝酒的心情,可是人家送的东西总不能不要啊?既然收下了,那也不能光放着,于是抱着做做样子的心态启开了一瓶酒闷了一口,结果放下杯子看到那个一脸“全世界都欠我钱” 的大兄弟还抱着胸站在身边。
……郝眉默。
这位大兄弟可能不觉得尴尬,然而郝眉自觉已经快要钻到地缝里了,于是捂着脸试探着道:“……那个,要不你坐下来?”
其实他也就是意思意思,一般人听到这话大概都能反映过来。
然而KO怎么会是一般人。
呵呵。
于是他点点头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,看着低头吃东西的郝眉淡淡地下了一句评语:“你太瘦了。”
……郝眉默。
@肉饼蘸酱
尴尬,无言的尴尬。
郝眉又喝了一口酒润润嗓子,试图开口打破这尴尬的局面。
突然一瞥发现KO面前并没有筷子,他下意识的把自己的筷子伸过去,“要不要吃点?”
KO一愣,眼神复杂的看着郝眉,郝眉才惊觉这样似乎有些不妥,尴尬地想收回递出筷子的手,却被对方抢先一步从他手里接过筷子。
指尖微微的接触,像过电一样电得郝眉心口苏苏的。
看着KO不嫌弃的用自己用过的筷子夹了一口青菜送进嘴里,郝眉眼里亮晶晶的闪着光,“好吃吗?”
KO再一次愣住了。
“哦对,这是你炒的,不好吃也不能说出来,以免砸了招牌。”
“... ...”
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的郝眉气的想拍自己的脑袋,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,微微泛红的脸看在KO的眼里分外可爱。
@绞丝儿
俗话说,酒壮怂人……不是,酒壮眉哥胆,喝完面前的酒,郝眉也不在乎在这尴尬的气氛,随便找了个话题就开始和KO聊天。
“KO,你说你做菜都是跟谁学的呀,怎么这么好吃?”
KO把筷子又塞回到郝眉手里,语气没什么起伏:“经常做,就会了。”
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的酒特别的醉人,明明喝的还不到自己平常酒量的二分之一,郝眉却有一种喝多了酒的眩晕感。
具体表现就是,郝眉觉得坐在他对面本来就帅的惨绝人寰的KO,这会儿帅得让他根本就挪不开眼了。所以他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KO,脸上是那种隔壁大妈看见了都忍不住想揉他头毛的,露出一嘴白牙的笑容。
KO本来心思就不在吃饭上,这会又被郝眉这么一盯,虽说还是面无表情,心里却有些忐忑。
而他忐忑的表现则是,对着郝眉,盯回去。
@天藍。K
郝眉本来就有点醉意,加上凉风吹拂,他觉得更晕了便半趴在桌上,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KO,一抬头发现KO也正盯着自己,便傻傻的嘻嘻笑了起来:“KO,你真帅呀!人帅又会做菜,真好。”


KO面无表情的盯着郝眉,郝眉双眸还是水汪汪,眸中并无涣散之意,虽然脸色如常没有潮红,但耳朵和一直傻笑都在出卖他。


“醉了?”
“切!这酒能醉我呀?”郝眉话毕便心虚的别过头不看KO,自己酒量浅他还是知道的。
“嗯。”KO不可置否,站起来,“你去哪呀?”郝眉那藏不住的奶音和噘嘴的小表情简直引人犯罪。
“倒水。”顺道冷静自己…
  @花前猫尾
可是有的人从来就让人无法冷静.


厨房里,KO把倒满水的杯子放在干净的流理台上,手撑着台面出了会儿神.末了,他深呼吸几次,端起杯子走了出去——
不过这么一会儿工夫,趴在桌边的郝眉却不见了.
KO转身,正巧一个人撞上来,满满一杯水全泼在了对方身上.


郝眉眨巴着眼睛,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,吸了吸鼻子抱怨道:"我找不到卫生间,你还拿水泼我!"
他站都站不稳了,歪歪扭扭直往旁边倒,KO只能扶住他.
"你倒水就是为了泼我啊!"郝眉没得到回答,提高了音量,听起来还挺委屈,整个人挂在KO胳膊上,一个劲儿朝地下出溜,颇有碰瓷儿的派头.
KO不动声色揽住他,往沙发那边带."我不是故意的."
"那你看!"郝眉继续嚷嚷,在KO怀里动来动去,"我裤子都湿了."
KO低头,果然见裤子上一大片水迹,而且位置相当微妙.
"一会儿就干了."
郝眉不乐意,一下子从他手底下挣出来,大着舌头哼道:"湿乎乎的难受死了."说着就拽住裤沿往下扯.


KO从沙发上弹了起来.
郝眉皱眉:"你跑什么?"
他跑什么?他动机不纯.KO站在一旁低着头,打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.


沙发上窸窸窣窣一阵响,郝眉又招呼他:"KO你来,我给你看样东西."
KO抬头,看见郝眉把靠背上的毯子扯下来盖上了,不由松了口气,依言走过去,哪知郝眉把毯子一掀,神神秘秘的:"来来来."


KO喉结动了动,最终抱着看夜光手表的心态钻了进去,毯子盖下来,把两个人罩在里面.
他手臂撑在郝眉身体两侧,问:"看什么?"
郝眉在他双臂间翻了个身,屁股冲着他,声音听上去很得意:"我的内裤,皮卡丘的."
说完还扭了扭.


毯子里黑漆漆并看不见什么皮卡丘.KO呼出一口气,"啪",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屁股上.
@一入^腐门^深似海
郝眉转头满脸惊讶的瞪着ko,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打自己,他希望ko给他一个解释,“你干嘛打我?”
“啪”结果解释没有等到,ko又对着郝眉的屁股打了一下。
“你……”
“给你揉揉。”ko说完就把手伸进了郝眉印有皮卡丘图案的内裤里,真的给郝眉揉起屁股来。
因为以前经常打工的关系,ko双手都布满着老茧,他一只大手敷在郝眉浑圆的翘臀上,似揉似捏,再用力的一把抓住……
“嗯~”
无意识的呻吟从郝眉嘴里发出来,不止ko惊到了,连郝眉也被自己会发出这种娇媚的声音吓到了,他掀开毯子,胡乱的捡起被打湿的裤子穿上,逃也似的离开了茶水间。
ko愣愣的看着郝眉离开的方向发呆,过了一会儿,他举起那只刚刚“猥琐”过郝眉的手放到鼻尖下,轻轻闻了一下
“奶香的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92)

  1. 野爹小祖宗c百日K莫官博 转载了此文字
    ҉٩(*´︶`*)۶҉快夸我夸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