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^腐门^深似海

再见了。。。

【k莫/地羽】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7


>>>完结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羽早川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,他还没问刘地那是什么东西,就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他转头看去,一副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手铐拷在了自己的手腕上。

“你!解开!”羽早川瞪着刘地,想让他给自己解开,自己又不是犯人,为什么给他带手铐。

刘地笑嘻嘻的把润滑剂倒在手上,冲羽早川略一挑眉道,“情趣。”

“……”

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那么不可言喻……

没有猰貐制造命案的日子里两人过得十分恰意,刘地依旧和几个狐朋狗友到处吃吃喝喝玩玩闹闹,而羽早川也依旧每天都安静的呆在屋子里,手里总是捧着一本书,年纪轻轻的却活像一个老学究。

刘地多次想拉他出去一起high,可都被羽早川拒绝,羽早川的性格注定他永远不会像刘地一样那么放荡不羁,行走于夜店场所。

其实自从羽早川来了之后,刘地已经对那种酒肉生活完全提不起兴致了,可是他最近心里感觉到很烦躁,比对付猰貐的时候还要烦躁,拿不下猰貐大不了猰貐,而刘地都不怕死,可是拿不下羽早川,他会生不如死。

按说两人都已经经历过生死了,羽早川也逐渐的回应刘地的感情,照理说刘地应该不会如此烦躁才对,可刘地就是感觉不安。

他每次看见羽早川坐在沙发上看书,表情都那么专注认真,好像那是他一个人的世界,谁也进不去一样,刘地就会感觉他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抓住这个男人,好像他随时都会离自己而去。

刘地在酒店认识了一个朋友,叫南羽,她是一位已经活了一千年的僵尸,力量很强大,她外形冷艳性感,表现得仿佛不在乎一切事情,但其实性格善良,很乐于助人,刘地跟她一见如故,在刘地跟南羽说了自己目前的困境之后,南羽给刘地支了一个招,一个绝招。

晚上,羽早川在洗完澡之后就又拿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,刘地靠过去坐在他旁边,他真的不知道羽早川怎么会这么有闲情逸致,天天都在看书,他一手搭在羽早川的肩膀上,问道,“你都看不腻的吗?”

羽早川语气依旧淡淡的,“古人说过,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,怎么会腻。”

刘地可不赞同,“可是古人还说过,读万本书不如行万里路。”

羽早川嘴角微微勾起,不再搭理刘地。

刘地觉得很挫败,羽早川总是这样,在和他意见不和的时候却从不争论,不知道是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不重要,还是觉得刘地的想法对他来说不重要。

但刘地可不会轻言放弃,他把搭在羽早川肩膀上的手臂收回来,从裤包里里面摸出一个东西,那是一个包装的很精美的小盒子,他把盒子打开,举到羽早川面前。

羽早川的视线被遮住,那是一个小盒子,盒子里面放着两枚一摸一样的男士戒指,但两枚戒指的外侧都用人工刻画了一个图案,那是两个英文字母L和Y,在一个爱心里面包裹着,羽早川一看就知道那是刘地和羽早川名字的缩写,他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刘地。

“我做你的保镖,怎么样?”刘地看着羽早川,内心还是有一些忐忑不安。

羽早川看着戒指皱了皱眉,他怎么觉得刘地像是在向他求婚呢?

羽早川曾经也细想过自己和刘地的事情,其实不止是刘地会感觉到不安,羽早川又何尝不是呢。

刘地性格太随心所欲,像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种花花公子,羽早川也担心刘地是不是只想和他玩玩,时间久了就会腻,这段时间他看到刘地经常出去和朋友玩乐,更让他觉得是那么一回事。

可是现在却看到刘地准备送给自己戒指,还在上面刻上两个人的名字,羽早川一直以来的担忧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。

“我答应。”羽早川笑道。

刘地刚刚看到羽早川紧皱眉头,以为他会拒绝,正想再说一些煽情的话,结果他还没有开口羽早川就告诉他,他答应。

现在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刘地此刻兴奋的心情,他马上从盒子里取出戒指,好像怕羽早川反悔一样有点着急的戴在羽早川左手无名指上,另外一只一摸一样的稍微大一点的戴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。

刘地拉起羽早川戴戒指的左手,低下头在戒指上印上一个吻,然后抬起头注视着羽早川,温柔的放佛能滴出水来,“我爱你。”

回应他的是羽早川同样温柔的笑容。

两唇相交,不知是谁撩了谁的心跳。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分割线

@九方 拖拉症候群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……

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总算完结了,拖这么久我都想扇我自己一个耳光……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6

——日常搞事~

——连载中

——

两人跟随小弟一起开车前往城西的废旧工厂。

刘地看着羽早川冷峻的侧颜,开口提醒道,“这次还跟上次对付狼妖一样,你呆着一边,不要出手。”

羽早川盯着刘地,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,一向被导师同学夸赞是天才的他,为什么到了刘地这里就变得这么一无是处,羽早川转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,声音不自觉带了一点自卑感,“我会见机行事。”

刘地皱了皱眉头,心想这小家伙怎么听不懂话呢,“对付猰貐是件很危险的事。”

“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!”

羽早川眼睛里隐含着怒火,刘地要敢承认,他绝对会一拳揍过去,他羽早川不是弱者,不需要被保护。

刘地很懂得见风使舵的道理,心里怎么想的是一回事,嘴上说的好听极了,“哪能啊,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,我只是担心你会受伤。”嬉皮笑脸的摸了摸羽早川的头发,“等一下你小心点。”

羽早川表达很受用,脸部表情也相对柔和了下来。

两人之间的气氛其乐融融,司机兼小弟表示被闪瞎了眼。

不多时车便开到了目的地,这一带已经废弃多年,荒无人烟的,除了偶尔打野战的,鲜少有人出没。

刘地环顾四周,嗤笑道,“猰貐真是会找地方,走,我们进去。”

他们赶到的时候猰貐正在吸食一个女人的鲜血,刘地拔出藏在裤腿的刀朝猰貐的方向飞出去。

猰貐是何等妖物,一个侧身就闪了过去,把已经死掉的女人丢在地上,转身瞪向刘地和羽早川,傲慢道,“哪里来的小鬼,不知死活!”

羽早川看着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,气愤道,“你附在人类的身体里吃人,真是无耻。”

猰貐舔舔嘴唇,不屑都说道,“我只是让人类看到他们最真实的一面,为了利益自相残杀,不比魔鬼还可怕。”

“我劝你最好立刻离开立新市,不然对你不客气。”刘地厉声警告道。

“好大的口气,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,如果没有,正好可以给我填饱肚子。”猰貐可不担心两个人类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。

刘地和羽早川对视一眼,冲上前一左一右出拳……

(此处省略一千字)

最终两人都没能打败猰貐,只是在最后关头羽早川用随身特质的枪打瞎了猰貐的眼睛,但刘地却因此光荣的住院了。

“嘶,你轻点,谋杀亲夫啊。”,“啊!”刘地用眼神控诉着羽早川的野蛮行为,他可是病号啊。

羽早川瞄了一眼刘地,手上的动作轻了一点,“你不是说谋杀吗?”

“是亲……”刘地凑过去,被羽早川一个狠厉的眼神瞪视之下把剩下的“夫”字吞了回去,

羽早川一圈圈的给刘地的伤口缠着纱布,本来这应该是护士的工作,可是刘地这只癞皮狗非要羽早川来做,还毫无羞耻的说这是情趣。

刘地腰上有一个很深的伤口,那是他为了保护羽早川被猰貐一掌打飞,撞到了废旧的钢铁柱上造成的,就算缠了厚厚的纱布还是有血渗出来,“你可以不用保护我。”刘地不希望看到他受伤,可他也更不希望看到刘地因为他而受伤。

羽早川抬头对上刘地的眼神,无比认真道,“你这样,我也会担心。”

刘地一把拉下羽早川,用力的吻上了那双的嘴唇,狠狠的撕磨着,仿佛这样就可以平息掉自己狂燥的心跳,他一手扣着羽早川的脑后,一手揽着腰压向自己,直到两人毫无空隙。

羽早川不敢乱动反抗,生怕因此会扯动刘地的伤口,只得让他乖乖的抱着。

过了许久,直到两人都快无法呼吸了,刘地才不舍的放开,他把羽早川的头部按压向自己的胸口,声音低沉道,“听到了吗?”

强而有力的心跳一下下的传进羽早川的耳中,也敲击着他的心脏,他伸出双手环抱着刘地的腰迹,头靠着刘地的胸膛,露出一摸温柔的笑容。

也许他们之间还存在着猜忌,试探,但在这一刻,两颗心无比的靠近……

经过羽早川的悉心照顾,刘地的伤已经完全好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刘地伤好了也快一个星期,可一直老老实实的没有对羽早川动手动脚,顶多亲一下小嘴,拉一下小手,有益身心的活塞运动一次都没有发生过,羽早川都差点以为刘地转性了,直到……

羽早川洗完澡才发现没有带浴巾,想起刘地今晚出去和朋友聚餐了,家里应该没有其他人,便赤身果体的走了出去。

可他没有想到自己走近客厅的时候居然看到刘地在翻他的书,“你……”

刘地听到动静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,一个全身赤果的美男子在那里,胸前的   两    颗     豆  子因冷空气的刺激微微     挺   立   起来,加上几颗小水滴,看起来可口极了,胸膛上未擦干的水珠慢慢滑落下来,滴进黝黑的丛林里消失不见,丛林下面未站起的什物安静的垂着,仿佛等待着被抚摸。

吞了吞口水,刘地放下书,以极快的速度飞跑过去,“砰”的一声把羽早川压向墙壁,抬起他的下巴,“小家伙 ,还学会勾引我了。”

“我没唔……”反对的话被吞人口中,感受到一条舌头伸进自己的口腔搅弄,羽早川认命的抱紧刘地的腰,闭上眼睛回应他的亲吻,心想刘地果然不是吃素的,还真的以为他转性了,结果还是这样。

其实羽早川误会刘地了,刘地之所以这段时间这么安分,只是因上次受伤住院的事情,刘地发现他和羽早川之间应该多一些精神方面的交流 ,要不是今天被羽早川诱人的X体刺激,也许他还能坚持一个星期吧。

刘地咬着羽早川小巧的耳垂,抓起他的手按向自己已经站起来的东西,诱惑道,“帮我弄。”

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羽早川蹲下身解开他的皮带,从他的内裤里面掏出冒着热气的男木艮一口X住,双手捧着一点一点的往里X,从他紧皱的眉头就知道他很不舒服,等到X不进去的时候就扶着木艮部慢慢的X吐着。

刘地感觉到一股热血直冲头顶,呆楞了十几秒之后,后退一步从羽早川的嘴巴里拔出**,一把拉起羽早川,声音隐隐的含着一股怒火,“你从哪儿学的?!”他们第一次时羽早川是那么青涩懵懂,自己也没有给羽早川口X过,他怎么会知道怎么做,他不敢想下去。

“电脑里。”羽早川侧过头,发红的耳垂显示了他其实很害羞的内心,“你不是说帮你弄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刘地趴在羽早川的肩膀上要笑死了,小家伙也太可爱了,对着羽早川越来越红的脸颊吻了吻,笑道,“你这张小嘴只需用来叫就好了,不用为我做到这个地步。”他的宝贝是要用来好好疼爱的,为他做这种事情他可不舍得。

刘地抱着羽早川放在床上,脱掉自己的衣服让两人彻底的坦诚相见,从额头慢慢的往下细细的吻着,一只手也在羽早川全身游走着,最后停在胸前的豆米立上,狠狠的捏了一下。

“啊,疼。”

刘地邪魅的笑了笑,把羽早川翻过去,起身到床头柜上摸索了一阵之后,拿着润滑j和一个不明物体回到了床上。

羽早川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,他还没问刘地那是什么东西,就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他转头看去,一副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手铐拷在了自己的手腕上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分割线

死机中……

呼唤污婆们@污星人呜啾啾  @美人的低腰牛仔裤   @眉哥我最帅,真爱 @九方 么么~互怼小伙伴 @乏善可陈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5 渣车

——连载中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透进来,照射在男生安详的脸庞上,平时梳的整齐的刘海,此时都细碎的趴在额头上,显得异常乖巧。

刘地推开门走过去,坐在床边,安静的凝视着他的宝贝,不忍打扰这一刻的美好。

一辆渣的不能再渣的车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38795665249899

就在这干柴烈火之际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房间里一触即发的激情。

“刘哥,猰貐的藏身之所找到了。”

刘地放开羽早川,脱下外套遮住泄露的春光,气急败坏道,“你不知道敲门吗!”

小弟看到如此情景,也知道打扰了刘地的好事,干笑道,“呵呵,呵呵,你们继续,继续。”说完就准备开溜。

“回来!”

既然被打断了,刘地也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欲望,问道,“在哪里?”

小弟转过头,答道,“在城西的废旧工厂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先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一溜烟就逃的不见踪影了,废话,他再不跑快点刘地非杀了他不可。

刘地回头帮羽早川扣好扣子,吻了吻他红艳的双唇,“今晚继续。”

“你想都别想!”羽早川整理好衣服,起身就往门外走。

刘地看着羽早川消失的背影,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@九方 太太,欠了好久终于来了~
@眉哥我最帅 眉哥哥~回报给你的肉渣渣~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4 车

——本文设定,哨兵向导梗
http://ttp://yirufumenshensihai925.lofter.com/post/1e5c9342_cbdd56b

——连载中

刘地一手插进裤兜,一手挑起羽早川的下巴,挑了挑眉,“你说了算?”

“我……”羽早川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,他不知道刘地会怎么想自己,会不会觉得他很可笑。

刘地看小家伙的样子,就知道他开始退缩了,可他不会放过已经到嘴的肥肉,声音充满诱惑道,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叫,女朋友是男的也可以。”

在羽早川睁大的双眼下,刘地对着自己渴求已久的双唇吻了上去。

“呵呵,闭上眼睛,小家伙,你这样我会没办法专心。”虽然羽早川的眼睛很好看,可是亲吻的时候还是闭上比较好。

上车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36776304997429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分割线
 @九方 太太 ,小伙伴@野爹小祖宗c 
 @不挑食的圆咕咚  @美人的低腰牛仔裤  @眉哥我最帅 这次的绝对又粗又长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3

——本文设定,哨兵向导梗
http://ttp://yirufumenshensihai925.lofter.com/post/1e5c9342_cbdd56b

——连载中
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刘地和羽早川始终对猰貐的行踪一无所知,眼看着立新市发生一起又一起的凶杀案,两人却无法阻止。

刘地从浴室走出来,单手随意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因为刚洗完澡,所以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,他的视线里,羽早川坐在沙发椅上安静的看书,画面如此美好,可惜……能看不能吃。

两人精神结合之后,羽早川就搬了过来和刘地一起住,可是都半个多月了,刘地天天面对着秀色可餐的羽早川,除了想想以外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,现在还算近水楼台,要是他太“放肆”把他的小白兔吓走了,那就得不偿失了,毕竟精神结合是随时都可以解除的。

刘地是个花花公子,男女不忌,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,每天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听着对面房间传来的细微动静,只能靠着意yin来缓解肿胀的yu望。

虽然不能直接下手,但是流氓属性爆表的“色狼”总会做一些小阴谋,比如现在……

刘地倒了一杯红酒,走过去坐在沙发扶手上,手臂伸直撑在椅背上,整个人都向羽早川靠过去,故意低沉着声音,“这么入迷,在看什么呢?”

“唰”纸张翻了一页,淡淡的语气,“人与自然。”

刘地感觉心里的火又着了一分,羽早川越对自己爱答不理,自己就越想去征服他,这大概都是人的逆反心理吧。

“看书多没意思啊,不如喝点酒。”刘地把酒杯举到羽早川面前。

由于被遮住了视线,羽早川只好抬头看向刘地,“我不会喝酒。”

不会喝酒?这可真是个好消息。

“哦,那就算了。”刘地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但是表面还要装出一副可惜的样子。

为了掩饰面部表情,刘地仰头把酒一口喝尽,心里已经在盘算着一万种灌酒拐上床的办法。

两人经过一番摸索终于找到了猰貐的一个爪牙,这是一个道行高深的狼妖。

立新市郊外

“黑影,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,你就合作一点,告诉我,猰貐在哪里?”此时的刘地无疑是霸气侧漏的。

刘地身为立新市的顶级哨兵,经常会跟立新市的妖怪们打交道,其中就包括这个叫黑影的狼妖。

黑影伸出舌头舔了舔露出的狼牙,充满色情的挑逗,“刘地,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极品的货色,怎么样,给兄弟玩玩?”

他虽然是跟刘地说话,眼睛却一直盯着羽早川。

“你找死!”刘地被激怒,决定不跟他废话,直接拔出腰间的匕首向黑影冲过去。

羽早川想过去帮忙,可是刘地今早的话浮现在眼前。

“如果等一下跟黑影动起手来,你不要插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“有你在,我会分心。”刘地挑起羽早川的下巴,“如果你受了伤,我会心疼的。”

“……好吧,我会协助你的。”

羽早川站在原地,撤销精神屏障,分析战势,整理好之后通过精神力传进刘地的意识里。

因为有羽早川的帮助,刘地顺利的制服了狼妖,他拿匕首抵着狼妖的脖子,威胁道,“不想死的就说出猰貐的下落,不然我让你连妖都做不了!”

“呵呵呵……算我技不如人,我说就是了,但是你能把刀拿开一点吗?你这样我怎么告诉你。”黑影要害被挟住,只好妥协道。

“哼,你最好别耍花样!”刘地想能制服他一次,就能制服他第二次,慢慢把刀移开了一点。

“啊!”

黑影趁着刘地放开他的瞬间,伸出狼爪抓伤了刘地逃走了。

“该死!”

刘地再懊悔也无济于事,他忘记了狼妖是可以瞬间移动的,他深深的后悔自己放过了这么一个好的机会,黑影经过这次的事一定会躲起来,想要再找到他就很难了。

羽早川跑过来查看刘地流着血的手臂,关心的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刘地看了一眼伤口,“没事,就一点小伤。”

小伤?羽早川不赞同道,“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包扎伤口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刘地家里

羽早川从柜子里面找出医药箱,坐在刘地的旁边,“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包扎。”

刘地乖乖的脱掉上衣,羽早川拿出纱布,消炎药和棉花,看着三道血淋淋的抓痕,担心的问道,“狼爪会有毒吗?”

刘地看了一眼伤口,并没有发黑,“没有毒,以前我也被他伤过,没事。”

羽早川拿着棉花一点一点的给刘地擦拭伤口。

看着羽早川满脸的关心,紧皱的眉头,刘地发现这家伙真的是个外冷内热的类型,平时对他爱答不理的,他一受伤却表现得那么着急

他会不会对我有感觉呢

刘地慢慢勾起嘴角。

几天后,夜总会包厢

“等一下你陪我演一场戏,这个就是你的。”刘地把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。

女人拿起卡,笑眯眯道,“刘哥,你就放心吧。”

羽早川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,刘地一手揽着女人的肩膀,一手挑起女人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尖下闻,然后在女人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,惹得女人咯咯直笑。

真碍眼

“出去!”

女人见任务已经完成,笑嘻嘻的离开了。

“她是谁?”羽早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,他看不惯刘地对别人有那么亲密的行为,也许是因为看不惯刘地这么轻浮的态度,也许是因为知道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。也许是因为刘地的那句……

我对你一见钟情

“她是我女朋友啊。”刘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。

女朋友?难道你当初说对我一见钟情是假的吗?

羽早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原来……自己一直都相信着那句话是真的,为什么……

为什么我会这么生气?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他是不是有女朋友?为什么心里会有一丝丝的难过,我是不是……喜欢上他了……

羽早川虽然没谈过恋爱,可是也见过电视剧里面男女谈恋爱,他刚刚之所以那么反感那个女人,就是因为是刘地搂着她,所以他知道,他就是吃醋了。

“她不是你女朋友,她就不是你女朋友,这个我说了算!”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喜欢刘地,那他就不会让别人抢走属于自己的。

刘地两手靠着沙发背,故意表现出一副很不爽的样子,好像随时都会发怒。

鱼儿已经上钩

如果不拆骨入腹,岂不是对不起自己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分割线

@九方 太太
@不挑食的圆咕咚  @野爹小祖宗c

下章发车……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2

——本文设定,哨兵向导梗
http://ttp://yirufumenshensihai925.lofter.com/post/1e5c9342_cbdd56b

——连载中

两人一起回到了刘地的家里。

羽早川坐下之后,把一个透明胶袋递给刘地,“这是我在案发现场找到了。”

刘地接过袋子,拿到鼻尖下闻了闻,神色凝重道,“这种气息的毛发是猰貐独有的。”

“猰貐?”

刘地知道羽早川肯定不了解,解释道,“这是一种强大的神兽,他们附在人类的身体里面,激发他们的仇恨,同时带给他们恐惧,最后连同肉体一起吃掉。”

“你确实吗?”羽早川很苦恼,他心想如果是神兽的话恐怕会很难对付吧,他们虽怀有异能但总归是人类,怎么可能会是神兽的对手。

刘地回忆起了九年前发生的事,“我确定,九年前我刚来立新市的时候,碰到到一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猰貐,当时……”叹息道,“恐怕我们这次是遇上大麻烦了。”

刘地陷入了沉思。

羽早川看刘地紧皱眉头就知道那次战斗刘地肯定输了,一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猰貐都这么厉害,虽然刘地九年前……

等等,怎么有哪里不对,九年前?

羽早川盯着刘地,“你今年几岁?”

刘地想也不想就说,“25啊。”

他看着羽早川显出对他进行防备的样子,恍然大悟,勾着嘴角道,“你别误会了,我可不是什么妖怪,忘记跟你介绍了,我是一名哨兵。”

羽早川被惊到了,松开紧皱的双眉,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呆呆的看着刘地,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,那眼神就好像在说,你居然是哨兵。

刘地被羽早川可爱的反应萌到了,压下想立刻冲过去扑倒的冲动,转过头轻咳一声,慢慢平息体内躁动的火。

“不如我们精神结合吧。”刘地尽量不去看羽早川的眼睛,建议道。

什么?精神结合?知道了刘地是哨兵倒是没什么,毕竟哨兵和向导也算是同一种人,只是……

“精神结合?”他们好像还是第一次几面吧?

羽早川问道,“你知道我是向导?”

“对,之前在案发现场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你的向导素。”刘地道,“你应该知道的吧,只要我们精神结合之后,力量就会变得更强大一点。”

刘地伸出手对羽早川示意。

羽早川回想苏青说过的话,向导和哨兵结合在一起的力量比各自单打独斗要强大很多,他觉得刘地说的对,于是伸出了自己的手。

刘地一把握住了羽早川的手,两人都一起闭上了眼睛,刘地打开自己的意识,任由羽早川在自己的意识海洋里进入标记。

当两人都睁开的眼睛都时候,他们已经建立好了精神链接。

羽早川不仅可以通过精神力对刘地进行精神疏导,消除残留在他意识里面的杂物,并且在刘地允许的情况下,他还可以通过精神力控制刘地的五识。

刘地盯着羽早川放在腿上的手,这是他第二次触碰到羽早川的手,很软很光滑,摸着特别舒服,不想他自己的手,因为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老茧,所以硬邦邦的。

他很想知道羽早川的身体是不是也像他的手一样,那么柔软那么滑嫩,他一想到那么画面就感觉自己下腹像火一样的烧着,他深吸一口气,尽量掩饰自己语气里面的急躁,“要不我们身体结合一下?”

“!”羽早川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地,他很震惊的想,同性之间怎么可能身体结合?!

“我对你一见钟情。”刘地道。

羽早川感觉心有点乱乱的,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就随便想了一个他觉得还说得通的理由,“我们性别不合适。”

说完就转回了头,他有点不敢看刘地的眼睛,不知为何,那双眼睛就好像一个漩涡,他怕再看下去会把自己吸进去。

“干嘛这么绝情嘛!”刘地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委屈。

羽早川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刘地,马上又转了回去。

看着羽早川可爱的反应,刘地笑得无比邪恶。

小东西,你逃不掉了。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1

——ooc私设如山,哨兵向导梗

——本文设定http://ttp://yirufumenshensihai925.lofter.com/post/1e5c9342_cbdd56b

——连载中

“早川,恭喜你,你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,忽然感觉很舍不得啊。”

苏青在向导学院里二十余年,羽早川是他最喜爱的学生,不仅五官长得俊美,而且领悟性极强,训练他特别轻松,最主要的还是听话懂事,特别让他省心。

所以对于羽早川的离去,苏青难免会有点感伤。

“导师,谢谢。”

苏青习惯了羽早川的说话方式,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外冷内热的人,不以为意道,“怎么样,你是想去军队还是想去公会?”

“公会。”

“好,立新市这个地方不错,你就去那里服役吧。”苏青不忘提醒道,“切记,学院戒律不可破。”

“是,我知道。”

立新市郊外,一名男子缓缓走过来,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匹半人高的狼,他们走到一具女尸面前停住。

刘地蹲下身,放出五识查探,几秒之后就有了结果,看了看旁边趴着的狼,“巨头,我们走。”

“嗷~”一人一狼就这样离开了。

刘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看见他的床上坐着一个男人,刘地随意的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,走到柜子前倒了两倍红酒,一杯递给男人,“你怎么会来,上面派你来的?”

因为刘地从觉醒到现在已经十年了,却还没有跟任何一个向导结合,哨兵协会对此极为不满意,几次三番的跑来催促。

南西晃了晃手里的红酒,笑道,“跟聪明人讲话就是这么轻松,刘地,上面已经对你的行为已经开始恼火了,你还是不要这么犯倔了。”

南西看刘地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只好接下去说道,“再说了,找个向导对你的能力也会有所提高,你又不是不知道,没有向导的哨兵是活不久的,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情绪越来越暴躁了,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吗?”

哨兵的能力越强,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,在精神力不稳定的情况下很容易进入暴躁状态,这时候就需要一名向导对他进行精神疏导,把他带离神游状态。

“难道要我为了活命,随随便便就找一个看不顺眼的向导。”刘地也发现自己这段时间越来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,可他还是很自信的认为自己还能控制得住,“至于情绪,我自己可以控制。”

“向导只要能和哨兵产生共鸣就可以结合,看顺眼的?你以为你要找伴侣呢。”南西对于刘地的思想逻辑表示很无语,他们哨兵只要找到能和自己产生共鸣的向导就可以协同作战,样貌都是不重要的。

“绑定可是一辈子的事,跟找伴侣有区别吗?!”

“好好好,我说不过你。”南西知道再争下去也没有意思,刘地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妥协早几年就乖乖听话了,只好转移话题道,“最近发生的几起凶杀案,你查出来了吗?”

这件事让刘地很苦恼,这么久了他居然一点都查不出来,“还没有,但是已经可以判定是吸血鬼干的了,而且很厉害,我断定这几件案子都是出自于他之手。”

南西没想到跟吸血鬼有关,他以为只是人类犯的凶杀案而已,“吸血鬼?那需要我帮忙吗?”毕竟吸血鬼不是人,他们哨兵再怎么厉害也是人类,他怕刘地一个人应付不过来。 

“不需要,我自己可以搞定,就算他再厉害又能怎样,立新市可是我的地盘,我身为一个顶级哨兵,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的一只吸血鬼。”刘地一直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。

立新市向导工会

“羽早川,这是给你安排的新任务。”立新市向导工会负责人欧阳景把一份文件递给羽早川说道。

羽早川看着上面的标注,惊讶道,“S级?”

公会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普通民众的委托,委托范围比较杂,主要处理一些普通人力所不能及的任务,任务等级分为A、B、C、D和S。公会会通过向导的能力来按等级分配任务。A级以上属于会有生命危险的高危任务,S级任务属于比较棘手的政府委托

“对,虽然你刚进工会不久,可是前几件委托你处理的非常好,真不愧是苏青的得意弟子 ,S级的任务相信你是也可以胜任的。”

苏青和欧阳景是多年好友,在羽早川还没有来立新市的时候,苏青就经常给他打电话夸羽早川很聪明还厉害,是他最得意的学生,他还以为苏青乱吹,结果羽早川才来了一个月左右,已经完美的处理掉两件A级委托了,B,C,D的委托更是不计其数,没有一件是无法完成的,他对羽早川抱有很大的期望。

羽早川难掩内心的小激动,毕竟S级委托不是你想接就可以接的,那是对他能力的极大肯定。

“是。”就算内心如何激动,羽早川也依旧保持着那副高冷样,你只能从那双发亮的眼睛里,看出他现在很高兴。

羽早川紧紧握着手里的文件,目光坚定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立新市北华路32号有个影片店叫光阴馆,传说里面的碟片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,但是没有人去试过,因为光阴馆不对普通人开放。

羽早川咬破自己的大拇指,把一滴血滴进柜台上的一个小玻璃瓶里,完成之后就含进嘴里把多余的血吸允掉。

店主把一个文件袋交给羽早川,“已经很久没有人找我买吸血鬼的资料了。”

羽早川打开袋子,里面是本市所有吸血鬼的资料,“谢谢。”,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两天之后,立新市又发生一起凶杀案,羽早川决定前往现场,希望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,当他到犯罪现场的时候,发现一个男人站在窗边,因为是晚上,这个男人整个都笼罩在黑暗之中,羽早川以为他就是那个吸血鬼,话都没说就开始动起手来。

不光羽早川这么想,刘地也认为羽早川就是那个吸血鬼,两人打斗了几个回合,最后他把羽早川打倒在地,“你杀了人还敢回来。”

羽早川听到刘地的话,思绪一转,释放出向导素。

原来他不是吸血鬼。

羽早川收回向导素,站起来看着刘地,“你不是吸血鬼。”

向导?刘地很确信自己感觉到了向导素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,他看着羽早川那双黑得发亮的双眸,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。

“是啊,你也在找吸血鬼吗?我都找了半个月了,不如,咱俩合作?”刘地向羽早川举起右手,这是合作的象征。

羽早川看着刘地友好的笑容,刚进入社会的他不懂得人间险恶,也向刘地伸手了右手,两手交握,联盟正式成立。

于是,大灰狼的阴谋开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分割线

第一次触碰这种梗,为此查了很多资料,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对的地方,就算有不对,你就当做那是我的私设好了Y(^o^)Y

【极速飞车是怎么飚起来的】

——设定来源于“九方”太太的视频剪辑

——哨兵向导梗,ooc私设如山

……

刘地:十五岁觉醒,是一个五官灵敏度接近完美的哨兵,精神体为狼,性格放荡不羁爱自由,很有独特的个人魅力,他一直想找最完美最默契的搭档相结合,可是十年里一直没有找到,直到羽早川的出现,让他燃起了征服的斗志。

羽早川:十六岁觉醒,受训两年就毕业了,是向导学院里面少有的天才,精神体为鹿,性格比较木讷,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疏离感,自从他在立新市遇到刘地之后,他平淡无奇的生活就开始增加了激情的色情。

……

哨兵: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,爆发力和敏捷度,五感发达,攻击性强,但自控能力弱。

向导: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,可以引导,辅助哨兵作战,也可以安抚哨兵躁动的情绪。

精神体:每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拥有精神体,一般都为某种动物。

向导素: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,可用于追踪和辨识。

屏障: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,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,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。

结合:哨兵和向导通过结合的方式绑到一起,一共分为两种,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,精神结合大多比较脆弱,而一旦身体结合,就很难将两个人再分开了。

结合热:是向导被哨兵所吸引而产生的身体状态,哨兵也会被结合热时期的向导所诱惑。

神游:特指哨兵陷入自己加强的感官世界中出不来的状态。

精神疏导:哨兵的能力越强,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,在精神力不稳定的情况下很容易进入暴躁状态,这时候就需要一名向导对他进行精神疏导,把他带离神游状态。

……

设定与人物介绍如上,以下就开始正式剧情,不再介绍身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分割线

很带感的设定呢,可惜本人文笔渣渣,怕把这么好的设定写坏,哭死::>_<::

为了开车,不要大意的上吧……

什么叫一言不合就开车……

羽早川:我说她不是你女朋友,她就不是你女朋友,这个我说了算……

……

刘地:我做你的保镖,怎么样?

羽早川:我答应……

……

为什么咬手指那个动作那么激萌,那么受!!!

禁欲受也这么卡哇伊~

视频剪辑来源于b站up主:一点万方九

九方大大我对你是真爱啊~

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 【❤九方视频剪辑❤】

   一共三张

刘地vs羽早川

邪魅狷狂狼妖攻vs专情禁欲执事受

完整版上映!!

希望可以看过瘾!!

哈哈哈哈哈哈!!

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执事!!

任你为所欲为的感觉!!

\(≧▽≦)/\(≧▽≦)/

!!!!!